狂鳳重生白歌月免費在線閱讀完整章節

狂鳳重生白歌月免費在線閱讀完整章節

狂鳳重生

時間:狂鳳重生作者:顧夕熙來源:zd

狂鳳重生主角是白歌月免費在線閱讀完整章節,《狂鳳重生》是由作者顧夕熙寫的一本重生古代,精彩閱讀:她,二十一世紀的傭兵老大,卻不幸身死,再度睜眼,竟成了險些被凌辱的小可憐。無父無母,天生廢物,唯一可依傍的只有一個上了年紀的爺爺。內有惡毒二叔、二嬸虎視眈眈,幾個白蓮花妹妹還想方設法要毀她清白,污她名聲;外有忘恩負義的皇帝老兒,手段惡毒的要殺了他們祖孫二人。她冷笑一聲,敢動她的人,還沒生出來!手腕翻轉,毒針毒蟲立馬將他們都滅的干凈!敢斷她活路!她就送他們上路!只是這稱作暴虐無度、陰狠歹毒的暴虐王爺為啥總纏著她?白歌月滿頭黑...

《狂鳳重生》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1章 驚不驚喜,刺不刺激?(1)

天色微熹,空氣中彌漫著一股酸臭的味道。

滿是塵土的空地上佇立著一個圓形的巨型的玄鐵籠子,只見籠子內躺著一名身著桃紅色華服的少女。

寒風刮過,這少女似是感受到了寒冷,身體動了動,眼皮也漸漸睜開。

“白歌月,可睡醒了?”

前方不遠處忽然傳來一道柔媚的聲音,原來在鐵籠子前面不遠處,一名年約十三四歲,姿容嬌艷的少女正坐在一把太師椅上。

這名女子身穿華服,披著一件上等的狐皮披風,領口一圈白毛裹著女子纖細的脖頸,將女子的姿容襯托的更為美艷。

白歌月很快清醒過來,在看到自己被關在鐵籠內后,震驚不已,她急忙起身,撲到籠前,雙手緊緊抓著鐵欄桿,怒瞪著面前女子,叫道:“這是哪里?彩月快放我出去!”

悠閑坐在椅子上的女子,聽見白歌月的話,媚眼閃過一絲嘲諷,不過想到一會兒白歌月的下場,她便又笑了。

“出來?白歌月這專門來關奴隸的籠子可是特意為你準備的。”

關奴隸的籠子?鼻尖的酸臭味愈加濃郁,白歌月猛的回頭朝四周看了一眼,而后轉眼不可置信的瞪著眼前的女子叫道:“這里是奴隸營!你,你將我帶到這里做什么?你快放我出去!我可是你姐姐!”

女子媚眼如絲,卻又毒如蛇蝎!

“呵呵。”女子冷笑幾聲,眼皮微抬,眼底閃過嫉恨:“姐姐?我呸!你不過是白家的一顆棄子,白歌月你長得丑,更不是天石選中的傳承人!你憑什么霸占著白家嫡女的位置!霸占著戰神王妃的位置?若不是那老不死的對你的寵愛,你早該死的!”

“你不過是一個沒爹沒娘的野種!根本不配當白家的嫡女!”

白歌月有些蠟黃的臉色聽到女子的話后,蒼白如鬼,她雙手緊緊抓著欄桿,咬牙道:“彩月!我平日待你不薄,你竟敢如此待我?”

“我呸!”白彩月卻是抬起那雙怨毒的眸子盯著白歌月:“待我不薄?你不過是可憐我,同情我,可我白彩月何曾需要你一個沒爹沒娘的野種可憐?”

說著,白彩月轉動眼眸,看了看四周,鼻尖聞著酸臭的味道。皺了皺眉,眼底閃過厭惡,道:“白歌月,你有力氣叫喊,倒不如想想,我帶你來這里是為何。”

“這里是奴隸營,上面是客人歇息觀賞的地方,等天一亮,這京城的紈绔權貴便會來這里挑選奴隸賭錢,而你便會當著城內眾多權貴的面,同奴隸營的奴隸們春宵一度。”

白彩月想到場面,便覺得高興刺激:“白家嫡女難掩寂寞,來奴隸營尋求刺激,同奴隸們共度春宵,而后,被這全城的人看見,不知道到時候這個消息傳到那個老頭子耳朵里,會不會被直接氣死呢?”

白彩月掩唇咯咯笑出聲,眼中滿是幸災樂禍的激動和高興:“我的好姐姐,你可真是下賤啊。”

白歌月咬牙瞪著白彩月,目中露出憤恨,身體因白彩月方才的話早已是氣的發抖:“白彩月你沒良心!我救了你的性命!待你不薄!將你當做親妹妹!完全信任與你,你卻如此待我!”

“你不得好死!我要殺了你!殺了你!”白歌月蠟黃的臉皮滿是憤恨,咬牙怒瞪著白彩月,雙手伸出鐵欄桿似是要抓住白彩月。

“殺我?你如何殺我?白歌月,在白家你玩兒不過我,現在身陷囹圄還想殺我?”

第2章 驚不驚喜,刺不刺激(2)

白彩月掩唇笑的歡快,她媚眼如絲,看著籠子內被困的少女,笑的惡毒:“白歌月,你現在是否感覺身體很熱?很癢?身上就像是有千萬只螞蟻一樣在啃噬著你的身體?”

白彩月話落,只見白歌月蒼白如鬼的臉色更為難看,她咬著唇,充滿恨意的瞪著白彩月,恨不得現在親手殺了這個白眼狼!

“嘖,這可是我用高價為你求來的春來醉,此藥無藥可解,唯一辦法,便是與人交歡。”

白彩月的聲音仿若魔鬼的聲音,一字一字的傳入白歌月的耳內。

“白歌月,很快你便會體會到這藥的樂趣,你會忘記自己是誰,身在何處,你只會當著眾人的面,寬衣解帶,同我精心為你挑選來的奴隸交歡,而你下賤的姿態,將會被全城的權貴看到!”

“白歌月,驚不驚喜?刺不刺激?”

白彩月嬌顏興奮的近乎有些扭曲,她一想到白歌月將成為全天溪國眾人唾罵的破鞋!她就高興!就忍不住大笑!

白歌月聽的心驚膽戰,憤恨不已,面色更是如鬼般蒼白可怕。

啪啪!

隨著白歌月巴掌落下,就見有七八個是身穿襤褸的奴隸走出來。

這幾名奴隸身上散發著濃郁的酸臭味,披頭散發,各個眼內都流露著狡詐和貪婪,尤其在看到籠子內身材纖細的白歌月后,嘴角更是流出哈喇子。

看到那幾個奴隸投來的興奮和淫邪目光,白歌月身體發抖的厲害,而身體因那春來醉起的反應,更是讓白錦覺得羞恥,憤恨。

她的身體順著欄桿滑坐再地上,赤紅的雙目瞪著白彩月,咬牙道:“白彩月,你如此害我,爺爺不會放過你!二叔不會放過你!皇上不會放過你!他們會將你殺了替我報仇!”

“哈哈!”白彩月像是聽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話,她笑的歡快,笑的惡毒:“白歌月,你以為單憑我一個人能將你從白家弄到這里嗎?”

白歌月渾身一僵,目露震驚。

“而那個老頭子,他現在遠在西韁,是死是活還不知道,即使他得知你的消息,恐怕你早已下了黃泉,畢竟……當著那么多權貴的面,和奴隸上演春宮戲的你,也無顏面在活著吧?哈哈!”

白歌月整個人都癱坐在地上,心底最后一刻救命稻草也消失不見!

下一秒,就見籠子的鐵鏈打開,而那幾個奴隸猙獰的面孔漸漸出現在白歌月面前。

“姐姐,你好好享受吧,我會在樓上欣賞著姐姐的好戲的,呵呵……”

而此時,鐵籠內依舊有奴隸陸續的走進來。

“不要,不要過來……”白歌月雙手護著身體,用力的往后退,可她又能退到哪里?

這里是關押奴隸的鐵籠,而她又身中媚毒,渾身麻癢難忍,沒有一絲力氣。

“美人兒,快來讓哥哥疼疼……”

“滾開!這美人兒是我的!哥們我好久沒有開葷了!”

“這臉雖然丑陋,可這身材可真是凹凸有致,爺喜歡啊……”

一句一句淫邪的話語傳入白歌月的耳中,而他們的雙手也像魔爪一樣,開始撫摸她的身體!

白歌月撐著最后一絲清明,咬著牙,忽然轉過身瞪著白彩月離開的方向,一雙眼睛染滿了極致的憤恨和怨毒!

白彩月!我白歌月有眼無珠!誤信了奸人!若有來世,我必定親手殺你報仇!

白家嫡女,絕不能受此侮辱,給爺爺和死去的爹娘抹黑,她寧愿一死!

嘭!

血花四濺!

“啊啊啊!”

幾個正在脫白歌月衣服的奴隸瞬間愣在原地,下一秒,他們就見白歌月的身體順著欄桿緩緩的倒在地上。

白歌月竟是狠狠的用頭撞擊鐵欄桿,鮮血濺了滿身,鐵籠內瞬間陷入死寂!

“死,死了?”第2章結束

第3章 詐尸了

天將大亮,城中權貴即將到來,而他們未完成那人的命令,便只有死路一條!

“哼!我們不干也得干!”

幾個奴隸臟污的面上露出瘋狂之色,對視一眼,而后幾人七手八腳的就去擺弄少女的尸體。

“這女人長得丑,皮膚倒是光滑啊!即使是尸體,老子也樂意!”

刺啦!

衣裳破碎的聲音!

“嘖嘖,這女人的身材可真不錯,媽的,真是個敬酒不吃吃罰酒的玩意兒!死了還不是被哥哥們疼?還不如……”

陡然間,男人的話音一落。

只見這男人去扒少女里衣的手忽然被一只染滿鮮血,卻又纖細的手緊緊扣住!

咔擦!

詭異的寂靜中,忽聽這奴隸發出慘叫。

“啊!啊!我的手!我的手!”

“詐尸!詐尸了!!”

幾名奴隸瞬間后退,面色驚恐,而被少女桎梏住的奴隸,面上亦是驚恐,卻忍不住大罵道:“娘的!詐尸老子不怕,快放開老子,老子要……”

咔擦!咔擦!

“啊!”

慘叫聲陡然消失,噗通!只見那奴隸脖子被那只染滿鮮血的手一把掐住,不過一秒,奴隸便倒在地上。

其他幾名奴隸目露驚恐的看著那原本倒在地上的女子緩緩站起來。

“詐尸,還,還是她沒死……”一名奴隸顫抖的聲音響起,在這詭異的寂靜中顯的更為驚恐詭異。

方才還一臉驚恐無助的少女,此時緩緩從地上站起身,只見她一身純白里衣,卻是染滿鮮血,而她的額上更是有一個仍在流血的口子。

鮮血如罌粟一般詭異的綻放,只見這女子雙眸嗜血,冷如寒冰的盯著幾名奴隸,眼中滿是冷戾!

“……媽的!沒死正好!正好讓老子們一起玩兒!”

“對,對,不弄她咱們也活不了……”

剩下的幾名奴隸對視一眼,眼中滿是淫邪和瘋狂!

他們覺著面前不過一個剛自盡的少女,他們幾個奴隸即使沒有武力,也可一起將她制住!

然而,他們錯了!

只見他們幾個一擁而上的撲過去,少女腳下飛快一閃,雙手如閃電一般在空中劃出幾個弧度。

幾名奴隸連慘叫都未發出,剛到了喉嚨的話便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嚨里!

砰砰砰!

下一瞬,就見幾名僵在原地的乞丐,已然沒了氣息,瞬間倒在地上!

女子看也不看地上的尸體,而是赤腳踏著鮮血,走出鐵籠,她抬眼看著天邊的亮光,抬起右手緩緩遮住自己一時不適光亮的眼睛。

嘴里喃喃道:“老天,你待我不薄,我鳳靈又活過來了。”

光芒映射下,只見她的右手腕竟還帶著一只古木黑鐲。

白歌月眸中閃過詫異,下一瞬就見這古木黑鐲竟是閃過一道紅光,轉瞬即逝,緊接著,不及她多想,腦海突然刺痛,一段陌生記憶擁入腦海。

不消片刻,只見白歌月冷眸微瞇,嘴唇微啟,露出一個嘲諷的冷笑:“白歌月么?嘖,慘,真是慘啊,”

“姐妹陷害,毀掉清白,這種戲碼都老掉牙了,嘖,不新鮮啊不新鮮。”

不過如今既然她已成為白歌月,占有她的身體,自要替她報仇,如此,也能讓原主瞑目了。

少女臉上不再是怯懦,憤恨,而變的張揚狠辣。

據腦內的記憶,天色大亮,奴隸營內會準時開門,而這天溪國內的權貴紈绔便會來奴隸營買賣奴隸讓他們自相殘殺賭輸贏。

這是一個強權至尊的世界,無錢無權身份低賤的人只能淪為魚肉,被人宰割玩弄。

紅唇微彎,眼底恣意張狂,強權么?她裂天兵團的傭兵老大,從來都是踏著別人的白骨站在巔峰的強者,在這里,她依舊不會甘于人下!

而,下一秒,白歌月面色驟變,體內麻癢難耐,想到原主兒被下的春來醉,白歌月眸中閃過一絲狠辣。

白彩月么?身體所受,將來她必會百倍奉還!

《狂鳳重生》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內容不顯示部分
全球期货配资基地